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后感 > 文章内容页

华盛顿邮报影评观后感

来源:励志一生 日期:2018-04-23 分类:读后感 阅读:87 次

又一部来自美国的传记类电影,影片剧情丰富,画面震撼,大部分网友们对这部影片的评价都很高,让我们去看看吧!

华盛顿邮报影评观后感

1

看了两遍,虽然女性主义,新闻自由的主题在当下非常政治正确,但是 freedom of press 还是一个社会非常有魅力且不能缺少的一环。

「言论的边界」一书中也提到了。在最高法院判决纽约时报等媒体能继续登载五角大楼文件中,最强有力的论据就是布莱克法官所说的:

「新闻界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这样他们才能曝光政府的秘密并告知人民。惟有自由和不受限制的新闻才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管理中的黑幕。在自由媒体承担的所有责任中,最重要的一项职责就是防止政府机构欺骗人民——把他们送到遥远他乡,让他们死于外邦的高热病或者流弹。在我看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非但不能因其勇敢的报道受谴责,反而应该受到赞扬,赞扬它们履践了立国先贤们的宗旨。在揭露政府发动越南战争的决策时,新闻界的所作所为正是立国先贤希望和托付它们做的。」

另,后来和 R讨论了什么从华盛顿邮报的角度来讲这个故事,而不是纽约时报。可能是因为女性角色 ? 或者 Washington Post 因此不再是个 「Local Newspaper」吧。

2

最近,根红苗正的学院派大片《华盛顿邮报》(The post)放出了资源。

还是那个熟悉配方,影片的素质在各方面几乎很难挑剔出大的瑕疵。

斯皮尔伯格指导,汤姆汉克斯和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这三个人就足以保证影片的不俗成色。

果然,看完正片后,胖哥的第一感觉就是,稳!

大师级的调度,故事节奏不急不躁,戏剧冲突层层提升,把人物推向“to be or not to be”的两难抉择中。

出版或者放弃,几通电话,若干话语,一个决定,将影响人物命运,甚至改变整个国家的走向。

如果时代在打鸡血,灵魂如何不肿胀。

把《华盛顿邮报》的主题和最近发生国内的两起“媒体”事件联系起来颇值得玩味和思考。

近期“汤兰兰”事件的不断发酵引发了大众对于媒体职责和良知的又一次浅表性性拷问。

到底是一次为了流量的“人血馒头”式狂欢,还是照亮客观世界角落的勇气探索,在这个特殊的时代语境下,给出定论实属不易。

再结合微博热搜功能的下线到从新上线,我们原以为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已经去中心化,落到了万千大众用户的手中,而其实操控无处不在,把控探照灯的那只手始终握在少数人手里,不一定是媒体自己,而有可能是无形的权力。

汤兰兰和微博热搜也许是当今中国媒体舆论环境的特征写照,一边娱乐,一边写实,虚构和真相暧昧不清。

喉舌是责任,钞票是义务。

远离虚妄的地面,把目光投向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回拨的时间的指针,回到那段媒体人真正充当“无冕之王”的时代,有个故事一直镶嵌在报人的皇冠上闪闪发亮,既骄傲,又沉重。

1971年,美国和中国的外交关系开始回暖。

小球带动了大球,全球格局即将巨变。

1971年,美国依然深陷越战的泥沼中。

总统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战争看不到尽头,希望如风中火苗。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批报人站了出来,揭露了一届又一届政府的谎言,最终为越战的终结埋下了威力巨大的种子。

这就是轰动全美的美国五角大楼泄密事件。

五角大楼的员工艾尔斯伯格偷偷将越战期间长达7000多页的调查卷宗一一复

印,然后部分邮寄给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经过整理提炼,发布了引起举国震惊的报道,新闻指出,早在战争一开始,美国政府就知道越战无法取胜,可当局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总统为了自己的支持率,一直对大众和国会隐瞒了真相。

而不断延长的战争,导致数万名美国士兵阵亡,军费耗资更是不计其数。

这场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战争,让美国大众对于政府的不信任到达了顶点。

而期间,一家名为《华盛顿邮报》的小报通过深入报道此次事件一跃成为全国性大报。

一年后的水门事件,更是让《华盛顿邮报》名满世界,成为报业的翘楚,名留史册。

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事件就是电影《华盛顿邮报》的主线故事。

斯皮尔伯格在叙事线上老道的布下了定时锁,在故事进展到特定的时间时就会触发一些特定事件、或者难题,逼迫角色在预定的时间内去解决。

开篇10分钟引入正题,呈现人物基本特征,把那份牵引整个故事的绝密资料作为诱饵全盘托出。

建立紧张感后,影片的基调在具有特色的布光和场景中得到了体现,并趋于稳定。

可以说,《华盛顿邮报》有着斯皮尔伯格在《间谍之桥》中使用过的众多电影元素,不过是在主题提炼上有所不同。

开篇人物和故事线看似繁杂,不过在进入第二幕后,开始化繁为简,两位绝对人物开始凸显,即华盛顿邮报的女老板凯和传奇主编本。

一份绝密文件,《纽约时报》率先发布,让《华盛顿邮报》成为了笑话。

当天的头版,一个在痛斥政府撒谎,一个在搞政治名流的婚礼花边,

高下立判,主编本羞愧难当。

而同时,女老板正在费力结局报社的经费问题,上市计划拉开帷幕,高达300多万美元的股票价值可以在5年给20多位记者提供稳定的收入,让报社的规模和影响力得到扩张。

让《华盛顿邮报》不在是一家地方报纸,这是女老板凯的夙愿。

在基础的冲突设立后,第二幕就是去把这些冲突的情节创造的更加丰满和复杂。

一系列波折与逆转、障碍和纷乱的元素不断叠加进故事,每一个麻烦的目的都是为了阻止主角向目标进发。

老板凯和主编本,两人的欲望从一开始就是相同的,

那就是提高报纸的声望。

不过,两人的方法不尽相同。

主编本,认为内容就是报纸的灵魂,比起什么绯闻花边,家国大事才是一份报纸地位和权力的保障。

而老板凯却正在为凑集资金拉拢各方财阀,听取他们的意见,满足他们的需求,说服他们认可这份报纸,同时也希望自己也得到认同。

但放出到手的大新闻就意味着面临巨大的法律危机,《纽约时报》因为刊发五角大楼绝密文件而面临泄露国家机密的大罪名。

作为大报尚且如此,当时还只是地方小报的《华盛顿邮报》自然内部意见严重不统一。

一边是记者编辑的不屈不挠,用10小时整理7000页资料,挖掘大新闻;

一边是经营者的蹑手蹑脚,大新闻一旦放出去,法人可能坐牢,投资方可能撤资,最后连报社都可能轰然倒塌。

围绕这个难以调和的绝对冲突,《华盛顿邮报》从小到大建立了多组矛盾。

首先是寡妇和男权之间的性别矛盾。

1971年的美国对女性还不是特别友好,男人谈事情时,女性要自觉离开,就连作为老板的凯也需要在饭后和男人的太太们聊八卦,拉关系。

报纸是凯的父亲一手创立,丈夫在接手报纸后自杀,由此凯才被推到前台,从家庭主妇变成掌舵人。

影片多处都体现了凯在男人堆中的无奈和不自信,

进入男人们常去的俱乐部谈事时,慌忙地碰倒了椅子,遭受一旁男人的白眼;

参加投资会议时,完全说不上话,有人当面以性别缘由认为凯没有掌舵的能力;

凯时常无力的陷入男人堆里,努力地克制着内心的慌乱。

就连主编本对凯也不够尊重,一次次在夜晚,没有预约的情况下闯入凯的家中,大义凛然的声称不出版就是政府权力的歧视。

其实,本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些行为也是一种歧视。

影片《华盛顿邮报》的第一主角绝对是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的老板凯,她需要通过这次事件获得对重认可,

男人的认可;

同事的认可;

以及来自整个男权社会对于女性群体的认可。

在剧情大低潮处,本认为自己承受的巨大的压力,而本的妻子提醒他,其实压力最大的是作为老板的凯。

“如果失败,你可以再找一份工作,而凯却会因此坐牢,失去一切”!

顿悟的本亲自去找凯,当面听取她的意见,表示会全盘接受和她一起接受未知的结果。

围绕性别话题更大的一层主题无疑是媒体和政府的角力,捍卫第一修正案中出版自由的权力变成了影片最为“明目张胆”的冲突。

影片最动人的地方就是媒体人的那股气,

我们输了,这个国家就输了。

尼克松赢了这次,就还有下次,以后都会赢,因为我们害怕了。

捍卫出版唯一的途径就是出版本身。

当凯力排众议,在巨大的群体压力和个人压力面前,颤抖着、打着结巴说出,“出版吧,出版吧”的时候,影片主题和人物弧光完成了闭合与转折。

之后,在男人群中凯第一次骄傲的说,“这是我的公司”。

一旁的男性好友微微一笑,默不作声,他明白,这个叫做凯的女人真正蜕变成了“一家之主”。

在出版之前,政府当局不断施压,泄露国家机密,谣言惑众,给越战抹上不利的色彩,

一个又一个大帽子扣在了媒体身上,希望瞒天过海,束缚住媒体手脚。

《纽约时报》作为领头人已经投降认输,停止了继续发布相关文章。

就在媒体出版自由第一次遭受重创时,《华盛顿邮报》站了出来。

第二天,《纽约时报》等报纸纷纷转发表示支持。

在三权分立的制度和宪法保护下,法院最后宣布这次出版完全没有“违法”。

尼克松政府输了,媒体人维护自己的权利。

在影片《华盛顿邮报》里,作为对立人物的尼克松一直都在暗处,以剪影出现,他所在的白宫大楼阴沉不见光,而报社这边是光明,一直笼罩在阳光里或者灯光里。

在性别话题,媒体权利主题之上还有一层有关真相的宏大母题。

当片中人物说出,新闻是服务于被统治者时,新闻与真相的关系想必会点燃众多报人的新闻理想之火。

当凯说出,“出版吧,出版吧”时,女性的权利意识开始觉醒,性别与真相的关系得到了矫正,就像片尾,凯骄傲的走出法庭时,众多女性投来崇拜的目光,这些人看到了自己的光明的未来。

那场象征着胜利的宣判,让影片一开始埋下的众多冲突得到了释放,问题得到了解答,

同时主角顿悟,克服重重阻碍,达成了自己的欲望——

获得认可,探寻真相。

女性、战争、国家纷纷在媒体这面“镜子”面前不断修改着“真相”,

媒体作为探照灯给社会大众照耀到了有关这些话语的更多的阐释,让大众更加全面,摒弃偏见的看待女性、战争、和国家的真相。

不光是故事剧情的建构,斯皮尔伯格在影片中运用了动态的镜头语言表达了这场紧张的“动乱”时刻。

用移动的镜头制造慌乱。

景别,景位,成为了一种潜文本。

俯拍凯的镜头,渲染了一种孤立和渺小感。

空荡幽暗的四周,涌动着她难以抗衡的力量,暗藏杀机。

随后镜头开始缓慢抬升、旋转。

质疑的声音从电话机的四面八方袭来,“惊悚感”扑面而来,凯无语凝噎。

在拍摄汤姆汉克斯饰演的编辑本时,镜头也经过设计。

在拍摄其他几位男性角色时,大景别的画面四平八稳,刻板,具有压迫感。

而到了本,镜头选取了更广的角度,从特写变成了近景,人物的半个身体纳入画面中。因为在几个男人中,只有本支持发表文件,他势单力薄,情绪激动、躁动不安。

令人最记忆犹新的一场戏是梅姨奉献的影后级表现。

在她询问经营的建议后,画面先是采用稳定的近景,在一番激烈的内心争斗后,画面开始推进,一直推到面部大特写,原本在画面中孤立渺小的凯一下子占据了整个镜头。

她的面部的颤抖和眼中的忧郁一清二楚,

“来吧来吧来吧,让我们发表文章。”

随后,凯慌忙地挂掉电话,生怕自己会反悔。镜头随即拉到全景

一锤定音后,观众的压力和角色的压力在景别的变换下得到了疏解和释放,人物内心的变化通过镜头的“潜文本”得到了精准的展示。

《华盛顿邮报》的电影元素运用绝对是示范级的,收放自如,拿捏得当,一气呵成。

看完影片后,人们很容易想到“汤兰兰”事件和微博热搜中有关真相的问题,

媒体形式的不断发达创造了24小时不间断的“拟态空间”、“数字场域”,我们如何在一波又一波的“部分真实”里保持理性和独立思考是信息接受方,大众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而作为传播者,无论是媒体还是自媒体都应该以“华盛顿邮报”作为一个参考。

片中,斯皮尔伯格很细致的在影片里仪式化地再现了报纸校对、拣字、排版、印刷这一整套流程。

把行为复杂化、仪式化,使其显得庄重,敬畏之心因此不再那么易碎。

这些画面让我们明白,作为传播者需要铭刻的那些真理与职责,真相通过那么多的流程才得以传播,

而现实中,复制粘贴,哗众取宠,整合拼凑一下就发布而出的信息层出不穷,这些其实伤害不算大,

威力最大的谎言是那些精心编撰过的,利用了具有煽动性的词语,人性弱点中的漏洞传播而出的东西,

比如可以购买的热点排名,

可以渲染和捏造的她人隐私。

那时候,媒体不再是真相探照灯,

而是谎言的放大器!

3

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导演、汤姆汉克斯 + 梅丽尔斯特里普, 这样的组合会给你什么样的一个信息?……

自然是当仁不让的重磅炸弹! 不但是电影本身,斯皮尔伯格一贯的人文价值观,放大在现实的故事中,会产生怎样的冲击感?……

《华盛顿邮报》,就是这样一部典型的斯皮尔伯格作品。

取材于1971年真实的五角大楼泄密事件,美国国防部长关于越南战争的几十份上千页的绝密调查文件被泄露出来,其中涉及近20年从艾森豪威尔到肯尼迪,到尼克松几任总统对越南战争的判断、决策,完全展露了美国总统们明知越战是个泥潭,甚至没有可能取胜,而继续欺瞒国会和民众加大战争投入的各种欺骗行径……

这些绝妙文件分别落到了著名的纽约时代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手中,纽约时代率先公布丑闻,却被总统以泄露国家机密的名义告上法庭,并封存了后续出版资格;而作为长期竞争者的华盛顿邮报,正值上市IPO募集资金的重要关头,是坚持记者和媒体的正义责任,继续披露真相,还是龟缩在后,规避风险,求得一时太平?

这就是落在华盛顿邮报总编辑本布拉德利(Tom Hanks饰演)和董事长凯瑟琳格雷厄姆(Meryl Streep饰演)肩膀上的重要抉择……

1、关键时维护正义才是真正的勇士

Mreyl Streep扮演的女主角Kay是华盛顿邮报的董事长,但是这家企业并不是她创立的,事实上,是她的父亲创立,又传给了她的夫婿,在她的夫婿离世后,由她来负责管理……

企业管理的并不算很成功,现金流非常紧张,也只是一个区域型的媒体,虽然她的手下有一帮相当热血、激情的记者编辑,但是传统出版业务并不能带来多少好的利润,因此电影的一开始,她只能试着去寻找IPO的融资机会,接受着华尔街投资机构们的挑剔和挑战……

作为女性和家族企业的继承者,Kay虽然在社交场上有很多的朋友,但是仍然时不时需要面对着董事会和投行们对她管理和决策能力的怀疑眼光……

在大多数时候,她都会去听从自己的顾问、朋友、甚至尊重董事会的意见,做出必要的妥协,甚至有时候,她也会怀疑,如何在和政府官员的友情关系和媒体独立性之间保持一份绝对的中立……

然而,原则性的抉择始终会到来!

当坚持真相,充满勇气的总编辑Ben,终于拿到了五角大楼的泄密文件,并且通宵达旦的组织所有的力量准备将这些真相公布给天下时,董事会高管们都跳出来反对了:其实他们的担忧不无道理,因为政府(委托法院)刚刚下了禁令禁止公布这份文件中的信息,并且封存了纽约时代报的出版权力,而作为更小的华盛顿邮报,很有可能会经历同样的命运,甚至因为故意违反法院禁令,而导致总编辑和董事长进监狱。 这不但会令邮报的整个IPO受到相当大的威胁,更有可能面临整个公司的破产重组,彻底失去这个企业的未来……

对Kay来说这是多么艰难的决定,因为一旦做错,她会是整个家族企业的罪人……

然而她仍然斩钉截铁的选择了出版真相这条路,只是在确保员工们不会因此被牵连法律责任的前提之下……因为:“新闻应该是历史的第一份草稿!(News is the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 

被董事会成员们团团围绕在家里,面对着艰难的选择,她说:

“The mission of the paper, which is outstanding news collection & reporting, right?"

报纸媒体存在的任务就是为了收集和报道一些特殊和杰出的新闻,对吗?

“And it also says that the newspaper will be dedicated to the walfare of the nation and to the principle fo a free press”

同时,新闻媒体需要致力于维护自由言论的原则和国家的整体利益”

因此,即使这些报道涉及到当时的政府,但总统不等同于整个美国,所以她决定坚定不移的冒着所有的风险,去捍卫一个新闻媒体应有的立场……

这是何等的勇气!

正如Ben的太太所说:“其实Kay才是真正的勇者。你们这些人(员工),即使冒险,最多也就是失去工作,但是还是很容易可以随便找另外一份。但是她,则是把自己所有的名誉,企业,未来都放在这个决定的天平上做决定,这才是真正的勇气!”

每个人都可以容易的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向做出选择,这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当一些更大的正义和原则放在面前时,你敢于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一边去捍卫这些原则和正义吗? 

斯皮尔伯格给了我们答案,华盛顿邮报给了我们答案,真实的历史给了我们答案。

所以很多时候,历史和正义都是由这些勇者所推动的,我们只是在享受着他们的成果。我们之所以还能生活在这样先进、文明的社会,正是因为有着这些先驱者给我们创下的人类最宝贵的人文财富。

2、任何权力终究需要被制衡

这是整部电影的主题,也是斯皮尔伯格的宣言!

当华盛顿邮报终于把材料公诸于众后,果然得到了政府派来的问责电话,要求他们停止出版,并上交材料,但是Ben和Kay这一次,更加斩钉截铁的说:NO!

不出意料,他们和纽约时代报一起并起诉,共同参加了听证会。昔日的竞争对手,在大义面前,坐在了一起,共同捍卫着媒体的自由权利。

有意思的插曲是:当Kay来到法院时,是一个总检察长办公室(代表政府)的女孩带她走了捷径,并且悄悄告诉她:“虽然我不应该说这个,但我希望你们能赢,因为我的哥哥现在还在越南……” 人民们都希望知道真相,并不想为了政客的面子去做无谓的牺牲……(在材料中,说大约只有10%的军队是去帮助南越,20%军队是用来抵抗北方的进攻,而剩下70%的军队完全是为了保护美国的面子,不要输了这场战争而被派遣出去无谓送死的……)

当Ben得知他们已经拿到了全部材料之后,在Kay的家里说了一番话:

“我们和他们的朋友关系终究需要结束了。因为他们在撒谎,不停的撒谎。我们需要成为这些人的制衡。因为如果我们不让他们对权力负责,谁还能呢?”

而在材料公布之后,电视中特别采访中也说到:

“这次事件,最大的启示就是:人们必须意识到,他们不能让一个总统随心所欲的管理国家!无论对外还是对内的管理都需要经过国会的支持。我很难想象,总统会把揭示真相和叛国画上了等号。这让我不免想到,如果损害当前执政政府的声誉或者损害某一个关键人物的声誉就被认为是叛国,那么就等于在说“我就是国家(国家就是我一个人)”……

Ben说:“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政府决定我们该发表什么,不该发表什么的世界,那么我们的《华盛顿邮报》早就不会存在了!” 

多么掷地有声的声明!

在华盛顿邮报公布材料之后,几乎所有的美国其他媒体,全部都跟着发了各式的支持文章和材料,媒体们为了自己的荣誉和责任全部都站在了一起,这就是正义的力量……

最后我们可以一起来看一下当时的历史真实情况:

1971年6月30日,以6:3的绝对优势,美国最高法院判决: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五角大楼文件”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免于政府的检查和惩罚。而当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Hugo Black也在留下了一段永载史册的判决词:

“In the First Amendment the Founding Fathers gave the free press the protection it must have to fulfill its essential role in our democracy. The press was to serve the governed, not the governors. The Government's power to censor the press was abolished so that the press would remain forever free to censure the Government. The press was protected so that it could bare the secrets of government and inform the people. Only a free and unrestrained press can effectively expose deception in government.”

(“在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开国先驱们向新闻自由提供了保护,以保护它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中所必须履行的重要职责。新闻是为被管理者服务,而不是管理者。政府对新闻界的检查权力被取消,而新闻界永远有监督政府的自由。新闻自由得到保护,使它可以挖掘出政府的秘密,给人民以知情权。只有一个自由开放的新闻界,才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的欺骗行为。)”

所以《华盛顿邮报》,是斯皮尔伯格向当年所有的美国媒体致敬的电影。我们也需要感谢好莱坞和斯皮尔伯格,他们不会因为大数据去拍更多賺钱的电影,而保留了《辛德勒名单》、《慕尼黑》和今天《华盛顿邮报》这样反映着历史、真相、人文和正义的故事,才能让我们的文化永远都有一些高层次高质量的保留和传承。

爱一个人或事物,你永远爱的是她的本质,无关对错,无关风雨,无关压力,无关磨难……

作为曾经在某创业企业的CMO的R君,也以此文,献给所有今天中国的媒体工作者和曾经或现在企业公关部的从业者们,不论他们今天的工作是更加数码化,还是依然坚守在传统媒介前。我们从来不苛求他们的存在是为了展现所有的社会现实,但是他们的存在,永远可以让我们看到更多我们不知道的故事的另一面,无论是10%还是60%。

永远需要记得:“新闻是为了被管理者(人民)服务,而不是服务管理者!” 这才是是一个媒体工作者天生和永远的责任和荣耀。

4

太多。

[华盛顿邮报]里的男人,实在太多。

开场,国防部长下了飞机,记者们蜂拥而上,没有女人。女主和总编约了开早餐会议,当她走进餐厅,没有女人。后来,她抱着一摞资料出了电梯,去和投资人们开会,推开门一看,还是没有女人。

她叫凯瑟琳·格雷厄姆,是《华盛顿邮报》的老板。

她身在70年代的美国。

职场是男人的天下,女人只能做接线员或秘书,生育是她们立足的资本,还要面对来自商业广告的歧视。

1970年,香烟品牌Tipalet在广告词里写道:往她脸上吹一口烟,她就什么都听你的。

1972年,女性解放运动收效甚微,皮鞋商打出一则广告海报,暗示女人是会为一双鞋子而臣服的玩物。

1983年,美国劳工部《就业与收入》显示:

在经理和管理人员职业中,男性占14. 7% , 女性只占7. 4% 。此外,仍有1/3的黑人妇女从事保姆和家政服务工作,只有极少比例的黑人妇女从事典型的白领工作。

1988年,《美国妇女解放运动》中写道:

女教师虽占50%-60%,但女校长和女教授仅占10%。不在于女性不优秀或不够努力,恰恰在于她们的性别。

美剧《广告狂人》的背景,便是六七十年代的美国。

女秘书刚入职,就在电梯里被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包围,还要忍受他们的骚扰和调戏。

说是“女秘书”,无非是个端茶倒水的。因为男人不信,这些女人会和他们一样有思想、有能力。

[华盛顿邮报]里的男人,也这么想的。

所以,当镜头扫过整个编辑部,满目都是报纸、文件和坐在打字机旁的男人,女性则少得可怜。

那时的新闻界,主管大多是男性,更不要提一把手。所以,当凯瑟琳上任,《华盛顿邮报》的编辑和记者便接二连三地跳槽。

那是1971年。

中国进入地铁时代,香奈儿创始人在沉睡中逝世,日本发明了杯装方便面,美国五角大楼文件遭泄。

是凯瑟琳手下的记者,从某个线人那里搞到的文件,四千页。

里面写,美国政府早就知道,越战,是打不赢的,却又将十万青年小伙送去战场,只为保持战争局面。文件一旦发表,白宫对公众的欺瞒将被揭穿。同时,参与出版的人也会坐牢,比如凯瑟琳。

发,还是不发,这是一个问题。

她吞咽了一下。

董事们都是男人,将她团团围住,要求为公司考虑隐瞒真相。她大概是太紧张了,才会一连说了三个“Go ahead”。

Go ahead, go ahead, go ahead. Let's go. Let's publish(让我们出版吧)!

多年以后,她回忆起这一幕,还是觉得害怕。

一夜间,五角大楼事件被公布,人们自此称她为“新闻界第一夫人”、“报业女皇”。没人知道,她在一个男性是绝对权威的世界里,力排众议、作出决策,需要多大的勇气。

她插不上话,一直。

[华盛顿邮报]里,我最常见到的画面,就是被一群男人团团包围的她,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她和自己的下属——一位总编吃早茶。那是男人的地界,所以她搓着手,小心翼翼地说:我觉得我们的女性读者在流失,你可以把焦点放在女性的……

话未说完,遭对方抢白:凯瑟琳,别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

她愣住,有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把脸别过。

她哪里想过要指手画脚。

十年前,她还只是个家庭主妇,尊敬长辈,护爱孩子,指甲修理得整齐,将青菜洗净放进白瓷盘里。

那个叫《华盛顿邮报》的东西,不过是她父亲的企业,后来又传给了她的丈夫。只是,丈夫在农场开枪自杀。一个月后,她不得已,出任《华盛顿邮报》的老板。有名无实,不受尊重,不被信服。

她去和投资人开会,整个大会议室,只她一个女人。

男人们一句接一句,她嗫嚅半晌,刚吐出一个字,就被隔座的男人叫停,喊着“别纠结这个了”。便只好噤声,看着别人发言,然后附和一笑。

就像[妇女参政论者]里,女主孤身一人,走入全是男人的法庭。

她12岁进工厂做工,被性骚扰却不能发声。她没有资格学习,无法作为独立个体去做决定。在那样一个时代里,她只是想要发言权。法官问她,这权利要来何用?她说:

我想也许,我这辈子,生活能有所不同。

就像[隐藏人物]里,三个60年代的黑人女性,开着车行驶在路上。

半路车坏,她们下来修理。警察亮着警灯过来,要求她们出示证件。可即便接过那张写有“NASA职员”的工作牌,他还是一脸狐疑:

我不知道他们也聘用女性参与太空计划。

所以,你们谁能理解,这种因为是女性,而被所有人蔑视的艰难处境。

你们,谁能理解?

看看[华盛顿邮报]里的凯瑟琳吧。

她穿着睡袍,站在一群男人中间,讨论到底该不该发那份五角大楼的机密文件。男人们唇枪舌剑,争执不休,一点出声的机会都没给她留。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去证券交易所。

当她踏上那段台阶,发现门外站着的都是女书记员。推开门时,闯入视野内的,全部是男性高官。两个镜头,差别立现。

其实,只要你留心,会发现这部电影里,还有更多被忽视的女性。

当凯瑟琳排队等待上诉,一位抱着文件箱的黑人女性路过。

她个子矮小,瘦弱,她为政府工作,却抬头看向凯瑟琳,目光坚定:我希望你能赢。

还有那个总编的女儿。

她第一次出场,是在自家门旁卖柠檬水,一杯25美分。

七八岁的样子,扎着马尾,背后是自己做的牌子。她吃力地拿起水壶,为别人将柠檬水倒进杯子。她本不必做这种事,毕竟有一个位至总编的父亲。

却还是将赚到的钱一张张码好,交给母亲。这一刻,她根本不是谁的女儿,她是一位年轻的独立女性。

当然,还有她的母亲,也就是总编夫人。

当凯瑟琳一声令下,决定出版时,记者们进出总编的家,在客厅办公,文件一张张铺得满地都是。他们要赶在截稿时间前,提取最重要的信息编辑成文。

在这个时刻里,总编的夫人却在门边悄悄数人数,确定要准备多少份芥末火鸡和辣根烤牛肉。然后,她端着餐盘,躬身询问每一个人需要什么。

她身后,玄关处,是独自一人将重重的广告牌抬回家中的女儿。

这位总编夫人,在将所有食物摆上桌,安静地站在厨房,看着餐厅里的男人高谈阔论,不发一言,不露锋芒。

我不知你们是否注意过美国电影里的60年代。

西部片里的女性,只有在男人将蛮荒之地开发好以后才会出现。主妇勤劳持家,妓女被物化,成为男人的附庸。同时期的[十二怒汉],甚至没有女性。新世纪的[革命之路],女性除了生儿育女,便是洗手做汤羹。

那时,女人要承担所有家务,男人要求她们绝对忠诚,甚至不能放一个推销员进屋喝水。

同样的时代,[华盛顿邮报]里的总编夫人却略有不同。

宾客散去,夜深人静,她开始做雕塑。丈夫得意地告诉她,五角大楼文件能出版了,她第一反应是:

凯瑟琳真勇敢。

丈夫皱着眉头,反问:“我不勇敢?”她低头继续摆弄自己的雕塑,轻声说:

凯瑟琳身处一个很多人不认可她的位置,无数次被说不够好、被忽视,因此赌上性命,作出这个决定,我认为她勇敢。

这时,总编才意识到凯瑟琳的付出。抑或是那个时代,所有女性的付出。

女人这东西,还想折腾什么。她们能和男人一起工作,难道不应该感恩戴德?

算了吧,男人们,你不是不理解,你是见不得。

见不得这世上,有的女人只需婚姻和爱,有的女人却纵千万人吾往矣,哪怕面临牢狱之灾。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深度阅读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