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励志人物 > 文章内容页

长隆集团苏志刚:出身农民,靠卖猪肉发家,现在年收入30亿

来源:励志一生 日期:2017-03-30 分类:励志人物 阅读:81 次

世上有两种人,一是扮虎吃猪,一是扮猪吃虎。长隆集团创始人苏志刚显然属于后者。

苏志刚出身农民,靠卖猪肉发家,从“一辆自行车、一块砧板、一杆秤”做起,到办屠宰场,开餐馆,再到坐拥世界一流旅游集团,苏志刚心理一直有个原则,“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大最好的。”

……

数说长隆:

广州长隆水上乐园入园人数2013-2015连续三年世界排名第一。

2014年,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作为亚洲唯一代表,勇夺“全球最佳主题乐园鼓掌奖”三甲。

在2015年全球排名前10名主题公园中,长隆集团位列第七。

2015年,长隆集团各主题度假区共迎接游客近3000万人次。

历经16年发展,三届中国国际马戏节在珠海长隆成功举办。今年初,“世界马戏日”走进珠海长隆,首次在中国举办启动仪式。

截止今年8月底,共有1044位员工在长隆服务年限超过10年。管理层中,外籍人才超过50位,占比6.97%。

目前,长隆集团的年营业收入约30亿元,跻身世界主题公园集团前十强。2015年,长隆共接待2 358.7万人次的游客,比长城、故宫还要多。

自称“只有小学文化农民”的苏志刚“扮猪”果真吃到了“老虎”。

在广东,有些方言很传神,比如“口水多过茶”和“扮猪吃老虎”。长隆集团创始人苏志刚显然属于后者。

即便带领长隆成功跻身世界主题公园集团前十强,苏志刚依然自称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面对媒体的镜头,留下的也总是一个溜之大吉的背影。

与掌门人的低调形成强烈反差,长隆近几年可谓风光无限。在火爆荧屏的《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奇妙的朋友》等综艺节目里,长隆野生动物园、长隆欢乐世界、长隆海洋王国等频频亮相,知名度陡增,俨然已是粤港游必去的目的地之一。

2016年6月,大陆第一家迪斯尼开进上海,游客最多一天近8万人次,全民热捧。然而实际上,长隆在此之前一年就已经创下了日游客10万人次的全国纪录。

2015年,长隆一共接待了2 358.7万人次的游客,比以拥挤著称的长城、故宫还要多,旗下的长隆海洋王国接待游客748万人次,更是位列全球海洋公园之首。26.4%的年游客增长速度,同样远超迪斯尼乐园、环球影城等国际大鳄。

“扮猪”苏志刚果真吃到了“老虎”。

10块钱的奖励让他无比幸福

1958年6月,广州番禺大石村一个农民家庭添了个男孩,就是苏志刚。

苏志刚经常谦卑地说,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小时候家里很穷,穷到6个姐妹兄弟经常到外面挖番薯芽、落花生充饥。没钱买鞋,总是赤脚。上小学没钱交学费,新学期第一课,老师说交不起学费的同学举下手,他流着泪举手,没书没本子,得看人家的。

就这么念完小学,初中上了几个月,14岁的苏志刚就辍学参加了生产队,耕田放牛挑粪养猪养鸡养鸭,什么苦活累活都干。今天村里人说起苏志刚,对他当年一次能挑两百斤担子、不惜力气的干劲还啧啧称赞。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也许正是因为赤贫,苏志刚从小就有改变命运的强烈志气和抱负,内心总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能量,抓住常人看不到或把握不到的机会。

种了几年田后,苏志刚又开始放牛。他至今引以为荣的一件事是,当年他在生产队负责饲养的母牛生了一头小牛,队里奖励了他10块钱,他感到无比幸福和喜悦。我发觉和我采访过的很多著名企业家相比,苏志刚的荣誉感特别强烈,十分珍惜社会的荣誉和评价,更看重的不是财富的增长,而是对社会的贡献。不知这种心态,是不是起源于艰辛童年中那次难得的表扬。

苏志刚早年卖猪肉时的单车和摩托车

苏志刚讲10块钱的故事时,眼里流露出柔情的一面。他说,养牛、养鸡鸭猪的经历,让他对小动物产生了感情和兴趣。这也许冥冥之中为他后来开办动物园作了铺垫。

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了,苏志刚从村里到广州城里打工,干过泥瓦工等最底层的工作。由于认识一个卖猪肉的人要建房,苏志刚去做土工,后来也干上了卖猪肉的营生,一卖就是十年。从早上能卖一头猪的1/4到一半到一头整猪,从一天挣三五块钱到一天挣10块钱,靠勤劳一点点富裕起来。

大石是农村,市场太小。一般的档主会守着一个档口,终老一生。而苏志刚觉得应该走出去,做生意就要把品质做好,把规模做大。于是他骑着载重自行车到广州,四处联络,给各大知名酒店、酒家供应猪肉。当时从大石到广州市区要二三十公里,过两个渡口,他凌晨起床,天不亮出门,送完猪肉回到家常常已是下午两三点钟。一年365天,风雨无阻。

在送猪肉的同时,苏志刚又办起猪油厂,利用自家和收购别人家卖剩的肥肉做猪油加工。

苏志刚从不讳言自己当农民、卖猪肉起家的历史,即使在他2002年4月成为广州市工商联历史上第一位真正以商人身份就职的会长、后来又当选为广州市政协副主席之后,一直都是如此。

在卖猪肉过程中,苏志刚积累了几十万元资本,有了十几个帮手,也和不少餐馆的厨师和管理人员交上了朋友。

1989年,苏志刚看到大石105国道车流不息,想到有车流就有吃饭的需求,于是借了农村信用社和朋友的几十万块钱,加上自己的积蓄,开了第一个大排档——香江酒家。当时广州的土地使用权刚刚可以有偿出让,苏志刚买了2亩7分地,建起了两层砖瓦楼的酒家。

苏志刚第一桶金的地方

1989年8月28日,香江酒家开业,生意很火,每餐翻台好几轮。当天苏志刚夫妻俩洗台布洗到夜里两点多,5点又去广州清平市场进货。酒家能一炮打响,是因为苏志刚懂食材,又从广州有名的大酒店、酒家挖了几个好厨师,出品一下就达到一流水平,服务上又亲力亲为,令人满意。

1994年投资1亿元,按当时最大规模建造的香江大酒店

到了1992年,已经有了资金和经验积累的苏志刚,利用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投资1亿元建设规模大很多的香江大酒店,按三星级标准打造,有100多个住房和40多个包间,是当年广州地区最大的餐饮企业之一

1994年5月12日,香江大酒店开业,因为地处番禺新建的迎宾路旁边,是广州南入口的必经之地,加上苏志刚向来重视高品质的出品,一开业就异常成功,不少广州食客纷纷来品尝正宗番禺美食。当时几乎所有香港歌星和影视明星在广州开演唱会,都曾到香江大酒店开庆功宴,口碑之好,声名之远,可见一斑。

一位苏志刚的老友回忆起他做餐饮时的日子,对他超人的记忆力十分佩服。他可以记得每一位来过的客人的姓氏和吃过的菜谱[创业网:www.cYone.com.cn/],对于电话号码一类信息也过目不忘,在待客时让客人觉得宾至如归。这种电脑般的记忆力至今仍令苏志刚受惠,面对繁杂海量的信息,强大的记忆力使他在千头万绪中还能把事情分的一清二楚,处理自如。

在商业世界里,“好产品会说话”是屡试不爽的规律。乔布斯曾说:“我的激情所在是打造一家可以传世的公司,这家公司里的人动力十足地创造伟大的产品。其他一切都是第二位的。当然,能赚钱很棒,因为那样你才能够制造伟大的产品。但是动力来自产品,而不是利润。”在苏志刚身上也是这样,从开第一个大排档开始,无论做什么,争取最好的出品和口碑都是最重要的,而赚钱似乎只是附带的结果。

酒家、酒店都生意兴隆,苏志刚并不满足。餐饮生意好,但迎来送往非常劳心费神。他开始考虑如何提升自己的价值。他想到了做旅游。广东经济发达,是游客输出大省,广东人经常出国旅游,视野比较开阔。苏志刚认定旅游是个有潜力的行业。恰在这时,一些朋友向他建议,可以尝试做野生动物园。

动物园一向是国有“专利”,一个民企要办,从动物来源、专业人才、法规审核、检疫报关、长途空运、通关入境、到达暂养、安全饲养、科普展览、营运管理等等,有无数难题待解。但如果能办下来也有好处,就是政府不可能在一个城市批好几个动物园,所以有一定垄断性。苏志刚从小养猪养鸡养鸭的经历也让他觉得,跟动物打交道会很有意思。

在长隆,人与动物和谐相处

民企的特点是行动力强。一打定主意,苏志刚便四面出击,寻求政府主管部门支持,找专家,出国考察学习。政府部门被苏志刚的诚心打动,不仅为他出谋划策,还在动物引进方面给予配合。苏志刚请来国内一些动物园的老专家担任顾问,筹建专业团队。通过几次出国考察,他迅速形成了经营野生动物园的基本思路,就是“大种群的动物展示”。

国家林业部、动植物检验检疫局都非常支持苏志刚的探索,甚至派专人到南非,配合引进动物的隔离检疫。1995年,野生动物园项目得到林业部正式批准,1996年开始征地,第一期有2000多亩。

政府支持苏志刚,但家人特别是他妻子非常反对。妻子天天哭,甚至要和孩子搬出去。动物园是国家补贴的公益项目,是个“无底洞”,怎么能干呢?有人对他妻子说,你老公是不是发疯了,千万不能让他弄。

但这个时候的苏志刚,已经全身心投到野生动物园里,一年多时间基本住在工地,骑着电单车,又是民工又是技术员又是施工队老板,光种树就种了8个月,把一片山坡地绿化了90%。

动物园最重要的当然是动物。中国野生动物园的资源很少,当时全国也只有几十头长颈鹿。为了一鸣惊人,形成轰动效果,苏志刚放弃了“小而全”,选择在珍稀动物大种群上做文章。他认为,只有建立起种群才有声势,也利于繁衍。他一出手就要引进30只长颈鹿,要包一架波音747货机一次运来,把全中国的动物园吓了一跳。当时北京动物园才有两三只长颈鹿。而中国和南非还没有建交,操作起来非常复杂。

海关、动物检疫和林业部门采用了最严格、同时又最灵活的检疫通关方式。747包机上的30只长颈鹿和一批斑马、猎豹、羚羊运到广州后,封闭隔离,直接送到了检疫区。政府为何对一个民企如此支持?因为苏志刚的口碑,就是做事认真,说到做到,他建动物园是为了观赏、种源繁衍、科普、旅游等等,不管关系再铁的朋友找他帮忙,想买多几个动物,他一概拒绝,不在动物买卖上动脑筋。

虎年引进白虎,十年之功引进澳洲国宝考拉

第二批动物很快又从南非坐专机来了,包括犀牛、长颈鹿、斑马。

由于信息不对称,这时南非一家动物保护组织向全世界动物园发信,说中国广州有个动物园要宰杀南非动物。飞机飞到新加坡加油,负责动物检疫的人打电话回来,说有个人临时登机,还拿着录像机。但当飞机降落,一切程序都井井有条,海关、检疫、消毒、装卸,警车开路,直接开到野生动物园,完全封闭,再送到指定的检疫区专门检疫。第二天上午10点多,动物保护组织的“神秘嘉宾”到公园亲自参观后,来到苏志刚办公室,说:“我们南非人错怪、侮辱了你们中国人,对不起!”

1997年12月26日,野生动物世界开业,当时叫香江野生动物世界,后来改名长隆野生动物世界。中国有了第一家民企投资管理的大型国家级野生动物园。

熊猫三胞胎的诞生是一个世界奇迹,它发生在长隆绝非偶然。

1998年是虎年。一个惊人创意出现在苏志刚脑海里。他从瑞典引进了两头白虎。白虎当时在中国是稀有的,一下成为火爆焦点。1998年春节年初三,竟有8万多游客入园,创了中国主题公园的最高纪录。

经过不断繁衍,长隆的白老虎现有200多头,形成了占世界白虎总数一半以上的“白虎王朝”。白虎成为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甚至整个长隆的象征,可见当初的创意策划是多么成功。

“白虎王朝”刚形成,苏志刚又开始打考拉的主意。考拉是澳大利亚国宝,被称为“童话里的动物”,非常可爱。当时中国大陆还没有一家动物园引进过考拉,苏志刚认为如果能引进,一定能不同凡响。但他没想到,从谈判到引进成功总共花了10年时间。为引进考拉,不仅要斥资大规模兴建桉树林,还要专门派专家到澳洲学习饲养技术。三对可爱的考拉仔终于来到广州,这是风靡一时的全城喜事,媒体从考拉的取名,到运输、接机、过生日、过中秋,用了差不多半年时间,不间歇地进行全方位报道。

长隆是中国内地唯一拥有考拉的地方

引进考拉之初,有些澳洲人很抵制,担心中国人虐待考拉,甚至把考拉变成盘中餐。而苏志刚和长隆团队不仅为考拉准备了世界上最好的“考拉国宾馆”,悉心照顾,而且第二年就生了一对双胞胎,是47年以来世界首例考拉双胞胎。这一繁育奇迹迅速被CNN、泰晤士报等知名媒体报道,在动物保护界引起轰动。考拉双胞胎成为中国人善待动物、爱护动物、善于繁育动物的典型案例。

2000年之后,全球野生动物贸易的壁垒提高,而长隆因为起步早,建立了规模化的种群模式,反而形成了不可动摇的优势。

主题公园有一个生命周期。一般主题公园四五年后就面临吸引力下降的问题。但长隆的第一个主题公园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开业至今已20年了,仍然保持每年百分之几十的增长速度。苏志刚对产品有着一种永不满足的心态,他总是不断自我扬弃,自我超越。从大种群放养到自驾车看动物,从引进考拉到熊猫三胞胎,从白虎山到青龙山,从地上看动物到空中缆车看动物,从动物园到动物主题乐园,他不断为消费者提供升级换代、超越预期的产品。

野生动物世界成功后,长隆在世纪之交又征了2000多亩建设用地,开始实施新的发展计划。

苏志刚灵感火花的一个重要源泉,是在世界各地游历。在新加坡,当他看到成功的夜间动物园模式,就联想到广州与新加坡气候相似,而且都是大都市,也应该可以针对人们的夜间生活,建设夜间动物园。他请来行业最优秀的设计公司,聘请新加坡动物园前任园长当顾问,用8个月时间建了一个世界最大的夜间动物世界。长隆的知名度也逐渐从广州走向广东甚至全国。

企业家属于思维无极限的种群。在野生动物世界和夜间动物园两个园区中间,苏志刚又动了脑筋,他要建中国第一个动物主题酒店。他带着设计师去南非太阳城、澳洲,去拉斯维加斯的酒店看白老虎,博采众长,然后提出创意,让设计师去执行。这个投资数亿的酒店一反国内酒店的奢华之风,设计风格大气、生态,主题鲜明,有能在中庭看见白老虎和火烈鸟的西餐厅,从房间走到阳台就看得见雪虎和各种鸟类。“与白老虎一起共餐”,这句广告语让长隆酒店的白虎自助餐厅在广州家喻户晓。

也是在2000年,苏志刚创出了大马戏表演。这个可以容纳1.2万人的全球最大马戏表演场,也源自他的灵光一现,就是直接在一座小山上挖一个大坑当场地。然而,比起建马戏场,马戏表演要难得多,苏志刚也交了不少学费。长隆国际大马戏历经四代改版,聘请了包括俄罗斯“马戏教父”扎巴斯内和好莱坞知名导演在内的多方高手策划执导,但苏志刚发现,真要搞出适合中国人观赏的马戏节目,还是要靠自己的智慧和创意。2005年长隆大马戏独立运营后,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蹲在马戏场,扣细节,提创意。最后,一台长隆自有知识产权的大马戏《森林密码》成为一张永不落幕的广州名片,既有世界级的声光电,又有长隆特色的动物表演,而秉持“中国创意、全球采购、世界生产”理念的苏志刚,则堪称大马戏真正的总导演。

长隆国际大马戏,十几年持续火爆,堪称中国第一演艺品牌

“白天看动物,晚上看马戏,住宿在动物主题酒店”,这一经典线路至此形成,并迅速成为当时最受港澳游客欢迎的产品。2009年复活节那天,有3万港澳游客到广州长隆观光。TVB电视甚至专门借势,拍摄了系列电视剧《人生马戏团》。2017年春节,长隆国际大马戏火爆到一天连演四场。

“非典”不倒,磨砺坚忍不拔意志

苏志刚不是没有“走麦城”的时候。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行业和企业受到致命打击,一批企业因此倒闭和破产。长隆也大受影响。

当时长隆的产品结构比较同一。一个日间动物园,一个夜间动物园,再加上马戏,都是与动物相关的产品,在“非典”中所受影响最为直接。在人人闻“非典”和动物色变的特殊时间里,大家都避免出入公共场所,更别说动物园了。最低潮时公园和马戏一天只有十几个人。而企业运营成本一点没有减少,每天两个公园数万动物的食物和员工的开支非常庞大,企业损失甚巨,长隆几乎走到破产边缘。

更大的压力在于,谁都不知道“非典”会持续多久?是否今后仍然会反复出现?

回忆起“非典”,苏志刚承认当时的确非常艰难,长隆第一次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他说那是一道坎,如果熬不过来,就没有今天的长隆了。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时,早年历经艰辛而不挠的苏志刚的过人之处发挥作用了。他咬紧牙关,不仅坚持营业,而且年终员工的双薪也照发不误。

那段时间之后,长隆收获的不仅是生意上的复苏,更磨砺了面对挫折时坚韧不拔的意志。

当时省市政府也对长隆非常支持,为长隆提供了几百万元的银行贴息贷款。这几百万对现在的长隆来说是区区小数,但在当时却是雪中送炭。说起此事,苏志刚    满怀感激,“没有政府的支持和对民营企业的呵护,长隆绝对走不到今天。政府给我们的不仅是贴息贷款,还有关怀。这种关怀甚至比资金的力量更大。”

“壕”不任性

从长隆的大本营广州番禺向南130千米,是正在开发当中,对标阿联酋迪拜的珠海横琴岛。

过去的几年里,苏志刚在这块土地上连续加码,从一开始的数十亿元,到200亿元。2015年12月5日,苏志刚和珠海市政府签订了一份新的投资合同,此时的合同涉及金额已经高达500亿元。

“大鳄”登陆横琴岛,张开血盆大口——4座主题公园、2万间客房的酒店、5 000万人次的年游客接待力。

大手笔、一掷千金,苏志刚经营长隆的方式看起来简单粗暴。

把时间拉回到1996年。长隆的第一块旅游业拼图“香江野生动物园”刨开了第一抔土。苏志刚在老家番禺大石镇拿了2 000亩地,光种树就用去了8个多月,引进了白虎、白狮、考拉等国内从未有过的动物。3亿多元造出来的香江野生动物园,起点就是东南亚地区的NO.1。

随后的20年里,长隆用一个个“之最”不断惊艳世人:世界上最大的夜间动物世界、世界上最大的白虎族群、世界最大的鳄鱼公园、获世界金奖的超级大喇叭滑道、创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十环过山车、世界最大U型滑板、世界上最大的永久性马戏表演场馆等等。

苏志刚敢花钱,但绝不是任性的土豪。看似“壕”的背后其实总能找到政策、市场、消费者心理、竞争环境的理性解读。

比如1997年,香江野生动物世界开业的时候,苏志刚清楚自己与北京、广州等地国有老牌动物园相比,在动物种类上没有优势,因此他选择在单个珍稀动物的规模化族群上下功夫。

有一次,他决定引进30只长颈鹿,而且要包飞机一次运到。那时就算北京动物园也仅有两三只长颈鹿。而且世界范围内从没听说有如此大规模的空运野生动物。

可苏志刚言出必行。一个月后,来自南非的波音747货运包机不仅把30只长颈鹿运到,还运来了斑马、猎豹及各色羚羊总共144只动物。

重金引进的珍稀物种让长隆与竞争对手形成了差异化。规模化的族群模式,则让动物有了繁衍生息的能力。2000年以后,国际野生动物贸易壁垒提高,正是靠规模化的族群模式,长隆成为国内唯一具备建设大型野生动物园能力的企业。

一方面苏志刚雄心勃勃,另一方面从行业环境看,他也是别无选择。长隆的快速发展,其实与广东地区旅游资源短缺,当地居民消费能力强等外部环境有很大关系。但肥肉人人垂涎,环伺左右的是香港迪斯尼、香港海洋公园、深圳华侨城、华强方特等豪强。

苏志刚清楚地知道,和这些竞争对手深耕同一块市场,保守路线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这也逼迫他用单点突破的方式,创造一个接一个的“之最”去冲击市场,撩拨消费者,进而打响自己的品牌。

从动物世界到游乐园和水上世界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拿这句话概括苏志刚的跋涉,非常贴切。

夜间动物园开了一段时间,附近要修地铁、改路,影响到动物的生活,不得不改变定位。苏志刚没有沮丧,而是抓住机会在原地改建为长隆欢乐世界,2006年开业,这也使长隆从动物世界进入以高科技、娱乐设备和节日气氛营造为特色的游乐园领域。

万圣节最高一天八万人,长隆万圣节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万圣节。

动物世界的客源中,儿童是最强大的部分。那么,能不能在广州建一个适合儿童游玩的游乐园呢?苏志刚多次出国考察后大胆决定:全面提升国内游乐园档次,瞄准世界顶级游乐园,从规划到设备都和国际一流公司合作。当时国内游乐园市场比较沉寂,有限的几家生意也不理想,很多人认为搞游乐园风险很大。而苏志刚坚持他一贯的产品路线,就是“只要有好的产品,一定会有市场”。随着世界级的十环过山车、垂直过山车、大摆锤等设备的引进,以及特技表演、伐木表演等项目的打造,长隆的第一个机动游乐园一举成为行业排头兵,欢乐世界成了年轻人和家庭挑战自我、寻找乐趣的乐园。

2015年万圣节,长隆欢乐世界游客超过8万人。

苏志刚决定建欢乐世界的时候,有人说如果这个项目失败,长隆将没有明天。但对产品的极致追求、强大的魄力、大胆的眼光,以及锲而不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让苏志刚完成了“惊险的一跳”。此役过后,长隆积累了在主题乐园方面的运营人才,对设备运营安全、园区规划经营都有了丰富经验,为此后长隆水上乐园和长隆海洋王国等项目的进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长隆水上乐园是2007年5月开业的。这个项目又源自苏志刚敏锐的市场嗅觉。他觉得光搞游乐园还不够,南方天气热,水上乐园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派出几路考察小组到全国各地调查水上乐园市场,大家的结论都是,水上乐园由于经营时间短,赢利很困难。但苏志刚不为所动,坚定不移要推进。他仍是高举高打,按“全球最大、项目最多、设备最先进的水上乐园”标准,聘请世界上最好的水上乐园设计公园,全部十几套设备都从国外进口,一下拉高了水上乐园行业的门槛。加拿大的白水公司是当时长隆的供应商,做完长隆项目后,他们的生意在亚洲一下火爆起来。因为长隆水上乐园的成功,中国和亚洲掀起了新一轮水上乐园建设高潮,白水公司的CEO谢夫后来说,“白水在亚洲在中国有今天,有赖于长隆”。

长隆水上乐园连续四年入园人数世界排名第一

高起点、大规模、游乐设施及水质领先,使得长隆水上乐园一开园又是生意兴隆,长盛不衰。水上乐园经营周期短,容易受台风、雨天和天气变凉的影响,苏志刚为了确保持续领先,每年都花大心思扩建改造,还想出了温水游乐和“桑拿“等出奇不意的招数。

现在全世界为长隆服务的各方面的一流专业公司有两三百家。苏志刚总是谦虚地说,这些公司和业内同行都是自己的老师。不过,相信“力不到不为财”的他仍保持着事必躬亲的习惯,对所有设计了如指掌,并且在每一个项目设计时亲自考察地形、地貌,构思既能保持原生态、又能很好结合项目需求的方案。他的大脑储存了太多信息、画面和技术细节,而且充满想象力,以至长隆的高管都说,苏老板的大脑装着长隆的DNA。

大象之舞

主题公园业既属于重资产产业,又有轻资产运作特性的领域,如同大象跳舞。

用文化牌打动消费者,才能让主题公园形成立体化的产业链,这正是迪斯尼、环球影城这类大佬的核心驱动力。然而文化内核一直是国内主题乐园品牌的软肋,从餐饮起步的长隆同样存在这样的先天不足。

如今,国内竞争对手华强方特已经有了“熊出没”这支强IP;自然人文驱动型的杭州宋城将宋城演艺送上了A股;以“旅游+地产”模式闻名的华侨城正在打造高科技与文化融合的虚拟现实主题公园“卡乐世界·OCT华侨城”,2016年国庆节期间就将在柳州开业;而苏志刚“旅游+文化”的战略也已经走在了路上。

2016年初,由美国梦工厂制作的动画电影《功夫熊猫3》在中国春节档公映。在这一部的《功夫熊猫》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众熊猫配角,其中包括一组幼年三胞胎熊猫。

如同中国的演艺公司送明星去好莱坞镀金一样,“熊猫三宝”其实是长隆最新打造的动漫形象。长隆和美国梦工厂合作让“熊猫三宝”第一次亮相就登上了国际银幕。

“熊猫三宝”的原型来自长隆真实存在的一组三胞胎大熊猫。它们是人类有史以来被记录在案的唯一的大熊猫三胞胎。而“熊猫三宝”也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孵化于主题乐园真实存在的动物的动漫IP。

《功夫熊猫3》热映后,苏志刚趁热打铁,推出了熊猫三宝系列动画片。2016年暑期,长隆和金鹰卡通联合制作的连续动画片《爸爸去哪儿2之熊猫三胞胎童话次元大冒险》登陆金鹰卡通频道。

接下来,苏志刚还打算将动画片中的经典场景建成主题乐园中的组团,向游客开放,把线上收看与线下实体娱乐结合起来。

3千平方米有多大

近年来,借助《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奇妙的朋友》《中国好声音》等热播综艺节目,长隆的影响力从珠三角迅速向外扩散,名震全国。

其实苏志刚早在十年前,就确定下来了这样的营销定位:长隆既是旅游企业,更是娱乐化企业,一定要用娱乐化的手法运作长隆的营销工作。

长期以来,长隆跟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和艺人保持着密切联系,当出现合作的机会时,对方往往首先想到就是长隆。

比如湖南卫视几乎为长隆量身定制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该电影在长隆全程拍摄,可以说就是长隆的加长版广告。并且拍摄完后电影里的五对父子、父女几乎是长隆的形象代言人,无论电视广告、平面广告,长隆都可以用他们的画面做宣传。

事实上,长隆很少做硬广,除了与娱乐节目合作,还擅于制造各种娱乐化的新闻事件。

比如长隆酒店占地3 000平方米的国际会议中心落成时,需要宣传,但以传统的方式推广,很难在媒体上发稿,也很难将“3 000平方米到底有多大”的概念清晰地传递给受众。

于是,营销人员巧妙地做了个宣传设计,邀请中国女足到国际会议中心踢足球。“长隆国际会议中心大到可以踢足球”,成为当时的话题,让受众立马可以体会到该会议中心的规模。

苏志刚还对新技术新潮流保持着足够的灵敏度。直播当下正火,长隆与百度合作,让来自横琴海洋王国的企鹅、北极熊、鲸鲨等14种的海洋珍稀生物入驻百科词条,进行7×24小时不间断直播;游乐园里的品牌活动,也通过花椒、美拍等平台进行直播,还请来了“村长”李锐、《奇葩说》辩手马薇薇等明星参与。

主题乐园盈利主要是靠流量,长隆人气日增的同时,苏志刚在产业链上一路延伸。一个集五个主题公园、三个豪华酒店、商务会展、高档餐饮、娱乐休闲等营运于一体的娱乐王国已经呈现,并逐渐显现出巨头的气质。

事实上,近年来,国际主题公园品牌纷纷抢滩中国市场。除迪斯尼外,位于北京通州的环球主题公园预计2019年开业;世界排名第二的默林娱乐集团将在上海或周边打造“乐高乐园”;2016年3月法拉利宣布将在中国建设一座法拉利主题公园。而在国内,除了华侨城、方特、宋城、海昌等老对手日渐壮大之外,万达也强势入局。这是一个群雄逐鹿的市场,苏志刚正在快马加鞭。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延伸阅读

深度阅读


X

打赏支付方式: